公司新闻

联系我们

成都建筑设计公司
电话:13880490444
QQ:834777888
微信:z13880490444
投诉微信:z599777888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成都建筑设计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中国房价:日本楼市泡沫之景,在中国是否会再次上
编辑: 成都建筑设计公司   时间:2018-05-21

  很多人都知道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楼市和股市出过一次大泡沫,很多也听说过“东京的地价可以买下整个美国”的故事。但是,90年代日本房地产最疯狂的时候,东京的普通住宅到底有多贵呢?

  1990年,日本房价最疯狂的时候,东京圈(相当于北京)的人均年收入为694.1万日元,(相当于今天人民币39万元);使用面积75平方米(折合建筑面积约为100平方米,精装修)的中高层住宅(相当于中国的商品房),距离圈十公里以内(大概相当于北京5环以内)的均价为39万*18.7=729万元,折合7.29万元/平方米。距离圈20~30公里均价(相当于北京5环~6环均价)为39万*8.95=3.65万元/平方米。要知道这可是在日本经济最鼎盛的时代,人均收入达到39万人民币,最疯狂时期创造的房价最高值,此后东京房价地价一路下跌,最多时跌幅70%,直到现在,26年以后,东京房价也仅恢复到当初高点的50%左右而已。回头看我们的一线城市,人均收入仅为当初东京的1/3~1/5,可房价基本上已经与东京房价泡沫鼎盛时期接轨,那么未来一线城市房价继续飙升的空间和动力在哪里?东京房价泡沫破灭后跌了70%,我们的一线城市呢?

  现在人们看多一线房价看空三四线房价的一个最主要理由就是一线城市人口净流入而三四线城市人口在净流出,潜台词就是说只要人口在净流入,那么房价就只会涨不会跌。事实真的这样吗?日本总务省发表的《人口移动报告》表明,2014年日本首都圈(东京都及周边三县)的流入减去流出的净流入人口为109408人,比上年增长12884人,连续19年增加。可即使这样,依然不能阻止东京房价从最高点暴跌70%,至今依旧打5折的命运。可见,人口净流入并非房价只涨不跌的理由,当泡沫积累到一定程度开始破裂的时候,所谓人口净流入是无法阻挡房价下跌的。这个道理和股市泡沫破灭时是一样的。

  这是日本六大一线城市东京、, 横滨、名古屋,、京都、大阪和神户的地价(日本土地私有,房地是一起卖的,可以简单理解为房价)走势.,六大一线城市住宅地价指数90年到15年下跌75%,同期除六大一线城市外地价指数下跌47%,一线城市跌幅远高于二三四线城市!

  这个道理其实不难理解,因为下跌之前一线城市的累计涨幅远高于非一线城市,因此跌起来的时候也就更多。这和股市道理是一样的,估值越高,泡沫越大,熊市时跌起来就越狠。

  悉尼,房屋均价65万澳元每套,大概相当于300万人民币/套。人均GDP约7万美元,纽约,曼哈顿(类似北京二环以内)公寓均价96万美元/套,相当于6~8万人民币/平方米,纽约人均GDP约10万美元。伦敦,公寓均价35万英镑/套,相当于3~4万人民币/平方米。伦敦人均GDP约7万美元.香港,房屋均价约为10万人民币/平方米,人均GDP约为4万美元。

  北上深现在房屋均价3~5万元/平方米,人均GDP1.6~2.2万美元。

  目前国内北上深这三个一线城市的房价,从绝对值上看,在主要大都市中,已经超过东京等其他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大都市房价水平,与伦敦,纽约,悉尼,新加坡等国际顶级大都市房价已经基本看齐,仅次于香港。而我们一线城市的人均GDP以及人均收入水平,大概只有上述发达大都市的1/4~1/6左右。如果按照房价收入比计算,深圳目前的房价收入比已经超过30,为全宇宙最高。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就如同A股的创业板的市盈率一样,估值水平绝对可以傲视全球了。(1W以上美元GDP的大都市房价收入比的正常值应该在3~6左右,一般超过10就可以认定是泡沫)

  可以说,香港,这个全世界房地产发展最畸形的奇葩,算得上是世界上仅存的可以被房价多头拿来证明“一线城市房价不高,未来依旧有上涨空间”的遮羞布了。除此之外,几乎所有证据都指向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贵的离谱,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已经远超合理水平,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透支了未来至少十到二十年的收入增速了。这样一个离谱的估值水平(房价收入比相当于国际大都市平均水平的5倍),就如同曾经100多倍pe的创业板(市盈率相当于世界股市平均水平的5~10倍以上)是否真的可以不受地球引力约束,到底还能支撑多久?

  一线城市的房价持续快速绝非源于房子绝对数量不够供不应求,否则的话,一线城市的租金水平也应该与房价同幅度上涨。可事实是,近十年来,一线楼市的平均租金上涨约1~1.5倍,而房价涨幅超过5倍,租售比从5%一路下降降到不到2%,也就是说房价的涨幅是房租涨幅的2~3倍。

  可见,一线房价持续暴涨的根本原因在于房屋分配不均而非绝对数量不足。一线城市早就已经进入了存量二手房时代,现行限购政策表面看起来是在抑制投资需求,缓解了需求压力,但由于限购指标的存在,多套房所有者如果将房子卖掉就再也买不回来了,因此除非不得已这些人是绝对不会卖房的。现行限购政策在抑制需求的同时也在抑制二手房供给,这是限购政策难以解决一线城市房价问题的根本原因。

  未来解决一线高房价的方法就是在限购基础上对多套房开征累进房产税,遗产税以及房屋空置税以及从严征收转让所得税。这些政策会让囤房成本大增,炒房者无利可图,巨量的二手存量房源就会被逼入市场,在加大二手房的供给的同时又抑制了投资投机房产的需求,高房价问题自然解决。

版权所有:成都建筑设计公司   |  网站XML地图  |  网站HTML地图